千亿app-研究:陆地接壤国家对我国输入风险增高,陆路口岸需持续关注

千亿app-研究:陆地接壤国家对我国输入风险增高,陆路口岸需持续关注

全球新冠肺炎疫情持续蔓延。截至北京时间5月5日7时,中国以外累计确诊病例超过355万例。

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注意到,《疾病监测》杂志4月下旬刊发有关研究指出,陆地接壤国家对中国输入风险增高,陆路口岸城市需持续关注,建议尽快开展口岸城市输入风险应对能力梳理和预案制定,建立和加强入境健康筛查和病人转运机制。

上述研究题为《我国陆地接壤国家新冠病毒病疫情及输入风险评估》,通信作者为中国疾控中心戚晓鹏、李新华,作者为杨昕娉、庞明樊等人。公开资料显示,《疾病监测》由国家卫健委主管、中国疾控中心主办、中国疾控中心传染病预防控制所承办,系国家级学术性期刊。

研究结合4月上旬有关数据对与我国陆地接壤的14个国家进行综合分析,评估其疫情态势及对我国的输入风险。其中提到,除俄罗斯外,印度和巴基斯坦疫情风险较高,两国华人华侨数量分别为19万和6万人左右,建议对相关航空和陆路口岸重点关注。

俄罗斯确诊病例已超过15万

研究介绍,中国陆地边界长达2.28万公里,与朝鲜、蒙古、俄罗斯、哈萨克斯坦、吉尔吉斯斯坦、塔吉克斯坦、阿富汗、巴基斯坦、印度、尼泊尔、不丹、缅甸、老挝、越南14个国家接壤。

截至4月7日,朝鲜和塔吉克斯坦未报告确诊病例;有病例报告的12个国家中,累计报告病例数前三位的是俄罗斯(7497例)、印度(4911例)、巴基斯坦(4004例),其他国家病例数均低于700例。有效再生数Rt(即一个患者在特定时间点能传染的人数)前三位的国家是俄罗斯(2.77)、阿富汗(2.41)、巴基斯坦(1.90),表明当时这三个国家报告病例传播速率较高。

研究还检索到俄罗斯、印度、巴基斯坦、哈萨克斯坦、吉尔吉斯斯坦、越南、尼泊尔7个国家的新冠病毒病实验室检测数据。截至4月8日,每百万人口检测数中,俄罗斯最高(5418/百万人口),其次是哈萨克斯坦、吉尔吉斯斯坦和越南(1000-1600/百万人口),巴基斯坦(185/百万人口)、印度(84/百万人口)和尼泊尔(67/百万人口)较低。

结合当时的数据,研究认为,中国的陆地接壤国家人群检测比例远低于发达国家(冰岛93683/百万人口,阿联酋61785/百万人口,意大利15035/百万人口),可能存在大量病例未被诊断和报告的情况;尤其是当时检测阳性率较高的巴基斯坦(9.9%)和印度(4.0%),需要重点关注其疫情走势。

澎湃新闻检索公开数据发现,经过近一个月疫情变化,上述部分国家确诊病例已有不同程度增长。

中新社5月4日报道显示,塔吉克斯坦是中亚地区较晚暴发新冠肺炎疫情的国家,于4月30日发现首批确诊病例。据塔卫生部通报,截至5月3日晚,该国累计确诊128例。

央视新闻客户端5月5日消息,据俄罗斯新冠病毒防疫官网发布的信息,截至当地时间5月5日10时35分,过去24小时内俄罗斯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10102例,累计155370例。

央视新闻客户端援引印度卫生部消息,截至当地时间5月4日晚5时,印度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已升至42836例。

另据巴基斯坦卫生部消息,截至当地时间5月4日9时,巴基斯坦全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达20186例。

印度、巴基斯坦可能面临医疗资源紧缺

研究还比较了14个陆地接壤国家的人口规模、65岁以上人口比例,其中俄罗斯老龄化程度最高,65岁以上人口比例达到15%。由于老年人是新冠病毒病重症和死亡的高危人群,老龄化程度越高的国家未来潜在的重症医疗需求越大。同时,由于医护人员专业技术性强,短期内数量难以提升,医护人员数量是衡量和限制国家医疗资源的主要因素。

每千人医护人员数(含内科医生、护士和助产士)方面,研究介绍,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最高(大于11/1000),其次是吉尔吉斯斯坦、朝鲜、塔吉克斯坦、蒙古国(6-9/1000之间),其余国家均低于4/1000。印度和巴基斯坦是区域人口大国,易感人群规模庞大,但医护人员数量不足(低于3/1000),随着疫情进展,容易出现医疗资源紧缺的问题。

研究援引相关数据称,据不完全统计,陆地接壤国家华人华侨总数约322万,主要分布在缅甸(164万)、越南(82万)、哈萨克斯坦(30万)、俄罗斯(20-40万)、印度(19万)、巴基斯坦(6万)等国。我国内蒙古、甘肃、新疆、吉林、黑龙江、辽宁、广西、云南、西藏与上述邻国有陆路口岸。目前,中俄陆路边境口岸人员通道已全部临时关闭,其它多个省份的多个口岸也仅保留货运功能。

研究指出,由于俄罗斯新冠病毒病疫情快速蔓延,通过陆路口岸入境我国人数激增,4月3日后通过黑龙江绥芬河口岸输入病例较多,给陆路口岸城市的疫情防控带来很大压力。目前中俄陆路边境口岸人员通道已临时关闭,但仍需持续关注陆路口岸的输入问题。

针对其它陆地接壤国家疫情,研究认为需提前分析和部署。其中,印度和巴基斯坦两国人口密度大、医疗资源不足,疫情风险仍然较高,两国华人华侨数量分别为19万和6万人左右,建议航空和陆路口岸重点关注。

研究还建议,应尽快梳理我国各地陆路口岸城市的卫生应急能力和卫生资源,包括筛查和监测能力、收治和隔离能力、重症救治和转诊路径等,建立联防联控机制和预案,做好应对疫情风险的准备工作。

需要说明的是,该研究存在一定局限性。数据准确性和实时性会受到数据提供方的限制。其数学模型分析结果非常依赖于已有未知感染人群基数、突发情况、政府管理措施执行力度、已有数据的真实性以及病毒变异情况等,与现实情况可能会有一定偏差。

另据澎湃新闻报道,5月6日起,云南省普洱市将对江城、澜沧、孟连、西盟边境四县加强人员进出管控。普洱是云南边境疫情防控的“前沿阵地”之一。在该市长约486公里的国境线中,与缅甸接壤303公里,与老挝接壤116公里,与越南接壤67公里。